月亮代表我的心

參加亞協高級幹部訓練有感

 

台南市YMCA兒福中心 副主任  吳淑美

坦白說,即便在我臨上機前往香港前,對於即將面臨的受訓生活依舊沒有任何期待與願景,甚至認為終於可以「逃離」家與職場,去「享受」一段不可多得的假期。因為長期負責兒福中心的事工,對於Y總少了份共同體的感覺,一個月下來因為與來自世界各地十個國家YMCA的專業幹事朝夕相處,加上課程的啟發,覺得自己整個人被重新洗滌了一般,終於可以稱自己是徹頭徹尾的Y人,另外也因為一家五口分離四地、「四分五裂」的不安與想念,讓我們倍感家人的好與家庭的重要,回國後家人的感情加溫N倍;雖然相當清楚主耶穌一直在我心底、安慰保護我,卻總欠一份驅力與動機,讓我受洗成為基督徒,經過這一個月的洗禮,我更加堅定我的信仰及助人、與人為善的決心,「許多時候當我們覺得脆弱、以為主耶穌棄我們而去,甚至當你發現地上只有一雙足跡時,那是因為主擁你在懷」;而這一切都要謝謝許理事長及理監事會、黃董事長及董事會給我這麼難得的機會,黃總幹事及兒福伙伴雖然必須承擔我的工作業務,仍然支持我前往受訓,國際聯青社的獎學金贊助,香港青年會的照顧,當然還有我的先生跟孩子,謝謝你們在我身上成就這麼美好的事,謝謝!

我在「全球化議題」中學到當經濟夾帶在政治與武力之後,透過無遠弗屆的資訊與交通影響全球時,我們的決策與行動必須「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」而且盡力防止超級強國「拳頭與握手」並行以取得經濟的絕對優勢,讓無以招架的國家逐漸凋零。台灣人曾經為了民主自由付出慘痛的代價(在此對所有曾經付出的民主鬥士,致上我最崇高的敬意與謝意),但在地球村裡這不是「往事」,而是進行式,依舊有人為了莫須有的罪名犧牲痛苦與恐懼害怕,今年初在印度就有一名19歲的男孩,受到雙手大拇指反綁背後並懸吊在天花板的酷刑,要他說出他一輩子想都沒想過的罪行,我私下開玩笑說:只要一晚不讓我睡,我恐怕連我最忌諱的年齡與體重都招了,如何想像這種非人的待遇?我們期待的公民社會,是自由平等與正義的,不論一個人的身份地位與知識財富,都可以對話無礙,萬不可因台灣已邁向公民社會的階段,而忘卻地球上仍有不公義的角落裡有人在受苦。至於性別平等議題,你可以想像尚有人因老公死亡必須陪葬、嫁妝短少會被活活打死等荒謬情事嗎?聽起來就像走回時光隧道。在我們慶賀自己的幸福時,請記得感謝前人篳路藍縷的努力與犧牲,然後承先啟後、責無旁貸的為後人謀福利。
    你可曾問過自己人生的使命是什麼?在服務的機構中可有任何願景與使命?當我第一次被問及時,我發現自己起了雞皮疙瘩,因為答案在風中;鎮日汲汲營營忙碌不堪,卻似乎少了份目標與執著,有一天當生命的小青鳥輕輕停在我肩上,問我:「準備好要走了嗎?」我可能充滿自信笑答:「是的,那美好的仗我已打過,請帶我走」嗎?我學到不管我打算如何安排生命,從此誠實(honesty)、正直(integrity)、相信別人與值得被信賴(trust)加上簡單的生活(simple life)、助人與分享的信念將成為我一輩子的堅持,一如我們去參觀Peng Chau島,當我們問年輕的環保工作者Sunnie是什麼力量支持她無怨無悔?她一抹甜笑、輕指自己的心說:「問你的心,你的愛在哪裡、力量就在哪裡。」。

回國這一週來並不好過,年底的忙碌讓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忘卻重作學生的歡愉(不知惜福的學生喔!那是生命最單純的美好時光;當然我也付出代價—用功唸書讓我老花眼加劇),但思念卻常在午夜夢回攫住我的心,想念亞協總幹事Yip、幹事Shella、我的同學們:來自印度的Richard、David,新加坡的Phyllis、Alan,日本的Hideo、Tetsuya、韓國的Hun、馬來西亞的Sooi Gaik、香港的MK、台北的Jack、挪威的Oyvin、孟加拉的Sudip以及斯里蘭卡的Lakshan,I miss you all very very much. Thank you for creating the most wonderful moment in my life.